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传感器网

生理传感

正文

Facebook硬件实验室主管:大脑传感器并非想象那样遥远

导读: 大脑扫描和皮肤传感器听起来就像科幻小说中的东西,因此当Facebook最近宣称正努力研发类似技术时,很容易被人讽刺为大公司为证明其创新而推出的公共噱头。

大脑扫描和皮肤传感器听起来就像科幻小说中的东西,因此当Facebook最近宣称正努力研发类似技术时,很容易被人讽刺为大公司为证明其创新而推出的公共噱头。然而事实上,在Facebook的硬件实验室Building 8中,正有60多名科学家和工程师为实现这种科幻般的未来制定详细计划。

在未来18个月中,Building 8希望能够研究出大脑传感器的原型,它可以在1分钟内打字100个。这个团队也在拟定计划,组建专门小组来研究大脑扫描的伦理意义等。Building 8主管雷吉纳·杜甘(Regina Dugan)以及另外2名成员日前接受美国主流网络媒体BI专访,探讨了这个团队至今取得的进展以及未来计划。

虽然Facebook与人类大脑直接交互的能力还需要数年才能成为现实,但杜甘及其团队对他们的研究前景却非常看好,他们认为其可对Facebook的业务乃至整个社会产生巨大影响。杜甘说:“我们有完整的产品发布团队,他们的工作就是规模化推广我们的产品。”

Facebook首席技术官迈克·斯科洛普夫(Mike Schroepfer)也曾在接受采访时,强调Building 8努力的重要性。他说,这个实验室并非简单的“随机创意工厂”,也不可能永远不推出实际产品。杜甘表示,现在这个团队最主要的目标就是在18个月内开发出不会侵害大脑的传感器原型,它要能在1分钟内将想法变成100字的文本。Building 8的下个任务是搞清楚如何量产大脑传感器和销售它们。

Facebook硬件实验室主管:大脑传感器并非想象那样遥远

杜甘曾是谷歌(微博)神秘部门ATAP(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的负责人,2016年加盟Facebook。她说,Facebook计划与Building 8的外部合作伙伴组建道德和法律小组,研究大脑扫描的隐私和健康影响。杜甘2016年招募的神经科学家马克·切维利特(Mark Chevillet)负责领导思维转化为文本项目,他说:“这项技术依然处于起步阶段,我们面临着许多重大挑战。”

除了与人类大脑直接交互存在的科学和技术挑战外,向数以百万计的用户出货和销售这类硬件也是Facebook必须要克服的问题。在Building 8内部,杜甘和Facebook似乎都从Alphabet实验室X的moonshot(疯狂而又难以实现的项目)中吸取经验。X向来以在固定时间框架内开发遥不可及的未来产品闻名,这些项目后来要么被关闭,要么被拆分出去成为独立子公司。

与之类似,Building 8的项目也有2年期限,以决定它们是否能够成功从原型变成消费产品。斯科洛普夫表示,Building 8推出的每款产品都必须符合Facebook的使命,即连接世界。他说:“在我们招募杜甘之初,就曾有个共识:Building 8绝非想做什么都行的随机创意工厂,我们希望能将重点放在与实现我们使命直接相关的东西上。我们也不会进行随机的技术演示,而是要将其变成实际产品,并发挥作用。”

Building 8正在进行的大脑研究最终也会影响到Facebook在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领域的努力,后者将来可能通过将虚拟信息叠加到真实世界中的方式取代智能手机。斯科洛普夫提及Building 8的脑机接口(BCI)时说:“它有巨大的通讯和连接应用前景,那正是我们使命的一部分。从长期来看,它对AR和VR来说也非常关键,因为输入问题正成为巨大挑战。”

扎克伯格与Facebook其他高管已经表示,他们的AR目标就是推出轻型眼镜,可虚拟显示你周围真实世界中的物体。苹果、微软等科技巨头和Snapchat与Magic Leap等科技初创企业,也都在研发这种新兴技术。斯科洛普夫表示,首款支持AR功能的眼镜很可能拥有某种脑控输入功能。

对于Building 8的首个大脑扫描技术,杜甘和切维利特强调称,他们研发的传感器无法听取某个人的全部想法,重点是将你即将宣之于口的思维转化成文本。杜甘说:“我们尝试破解的信号是你已经想要表达的意愿。”这种大脑传感器能与笔记本电脑或智能手机配合使用,功能就像在不发声的情况下向苹果Siri口授指令。

除了切维利特领导研究的思维转化文本传感器,Building 8的第二个项目是让你通过皮肤倾听。这个项目由弗雷迪·阿布诺西(Freddy Abnousi)负责,他曾是斯坦福大学的介入心脏病专家。这款产品最终可能以可穿戴设备的方式推出,比如背心或臂带,通过振动将意思传入人类大脑。

阿布诺西描述这种物理接触方式时称:“这是我们使用了无数数百年的固有沟通方式,只是自从屏幕大量出现后,我们离它渐行渐远。这种设备的目标是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当你想到它时不会出现不自然的感觉。”

杜甘负责监督这两个项目,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前者注重破解大脑想说什么,后者尝试将未宣之于口的想法通过身体传递给大脑。杜甘说:“它们都属于通信机制,有趣的是形式不同。它们带给用户更多输入和输出的替代方案。”

虽然杜甘称Facebook的大脑接口最初可能被用于帮助存在沟通障碍的人,但她也承认,这种技术的应用潜力是无限的。当然,这可能涉及隐私问题,允许Facebook探究你的思维。但从目前来看,杜甘认为它利大于弊。她说:“我对它们的前景感到乐观。”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